男子养儿10年发现非亲生后起诉前妻,法院判了
标签: 发布时间:2022-11-21 05:45:25 次浏览
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抚养期间付出的金钱和心血,能主张返还和赔偿吗?11月17日南宁市武鸣区法院公布了案件审理细节。离婚后才发现儿子非亲生找前妻讨要抚养费遭拒胡天与陈佳原是自由恋爱,2011年6月,陈佳发现怀孕,双方遂登记结婚,次年生下儿子小胡。2018年,夫妻时常争吵导致感情破裂,到民政局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小胡由胡天携带抚养,陈佳可在周末行使探视权。然而,随着小胡的日渐长大,相貌、性格与胡天的差异

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抚养期间付出的金钱和心血,能主张返还和赔偿吗?11月17日南宁市武鸣区法院公布了案件审理细节。

离婚后才发现儿子非亲生

找前妻讨要抚养费遭拒

胡天与陈佳原是自由恋爱,2011年6月,陈佳发现怀孕,双方遂登记结婚,次年生下儿子小胡。2018年,夫妻时常争吵导致感情破裂,到民政局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小胡由胡天携带抚养,陈佳可在周末行使探视权。

然而,随着小胡的日渐长大,相貌、性格与胡天的差异也越来越大,周围亲戚建议胡天去做亲子鉴定。鉴定机构作出鉴定意见认为:根据DNA分析结果,排除胡天与小胡之间存在生物学亲生血缘关系。

鉴定结果犹如当头棒喝,回想多年的金钱与感情的投入让胡天备受打击。胡天认为,小胡并非其亲生子,而陈佳作为亲生母亲,有法定抚养义务,应当接回孩子自行抚养,返还其因抚养所支出的生活费等并赔偿精神损失,故诉至法院。

陈佳辩称,同意接回小孩抚养,但胡天要求她返还抚养费并赔偿精神抚慰金无依据。两人婚后的开支基本都是女方负责,再加上孩子出生后享有集体经济的土地流转、铺面收益金等足以支付孩子的生活费。

法院:女方应返还并赔偿

本案原告要求被告自行抚养小胡的依据是其与原告不存在亲子关系,有亲子鉴定报告为证。被告同意抚养小胡,但不认可鉴定意见。经法院释明后,被告未在指定期限内申请亲子鉴定,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对原告提供的鉴定意见,法院予以采信,应确认原告与小胡不存在亲子关系。

原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以为小胡为其亲生子,并履行了法律上不应当由其履行的抚养义务。被告作为小胡的亲生母亲,应承担法定抚养义务,即便小孩自身享有分配收益,也不能免除其抚养义务。原告的财产减损与被告获利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就其抚养而支出费用向被告主张不当得利返还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问题,被告隐瞒与原告恋爱期间与他人交往的事实,造成原告误以为被告生育的孩子系自己的亲生子而进行抚养的后果,原告在对小胡长达十年的抚养期间倾注关爱,得知小胡并非亲生子后人格权受到严重侵害。故对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最终法院判决:小胡由被告自行抚养,被告需向原告返还抚养费117600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

法官说法

抚养子女是父母的法定义务,但本案中,胡天并非小胡生父,也非养父、继父,对小胡不负有法定抚养义务,胡天基于对小胡是亲生子的错误认识而抚养,造成自己的财产减少,而陈佳作为小胡的亲生母亲对小胡负有抚养义务,其因胡天的抚养行为免于支出其应负担的抚养费用而获益。根据我国《民法典》相关规定,得利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的,受损失的人可以请求得利人返还取得的利益。

关于胡天是否能获得精神损害赔偿,《民法典》规定,夫妻应当相互忠实、相互尊重、相互关爱。本案中,陈佳故意隐瞒事实致使胡天误将小胡作为亲生子抚养,胡天在抚养小胡过程中投入了精力、金钱和心血,而陈佳的隐瞒行为给胡天及其家人都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在这种情形下,法院可结合行为人的过错程度、后果严重程度,酌情支持精神损害赔偿。


本文由天富平台编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jshntxw.com/news/1526.html